温岭日报 数字报纸


a0002版:城事

逾山越海,赴一场艺术盛宴

“温岭艺术团”在韩掀起“中国风”

  记者 王萍

  掌声,还是掌声!

  在韩国大田广域市西区,“温岭艺术团”凭借浓浓的中国风乐舞“圈粉”无数。对演出团队来说,此次“阳光温岭万里行”中韩文化交流活动既是一次文化输出之旅,更是一次收获异国观众点赞的荣誉之旅。文化交流,也通过一个个精心准备的节目,得到更多的机会和碰撞。

  文艺会友,“治愈”有方

  从2006年算起,温岭与韩国大田广域市西区结为友好交流城市,已走过17个年头。期间,两地不仅互派国际协作官,还在公务员互访、青少年交流、企业家交流、议会和人大间的交流等多个领域开展了交流。

  此次前往韩国大田广域市西区,“温岭艺术团”是应邀参与当地的康复艺术节,也称治愈艺术节。这是一场为期多天的文化艺术盛宴,演出场地除了有公园里的小舞台,还有一个面向5万多观众的主舞台。

  10月11日,演出团队从温岭出发,辗转高铁、航班,逾山越海,于12日晚间到达韩国大田广域市西区,随后参与紧张的排练和演出。应邀“会友”,我市提前3个多月开始准备节目。中国的传统艺术表演形式多样,有很多不同的流派和风格,哪些节目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精髓,又不失温岭特色?我市精挑细选,下足功夫。经过前后多次筛选和排演,一份包含舞蹈、戏剧、器乐、书画、武术等多种表演形式的节目单最终出炉。其中既有中国传统武术的展示,也有书画配乐这类古韵十足的节目;既有我国代表性的民族管乐器——唢呐的演奏,也有来自“敦煌艺术”中的壁画舞姿——敦煌舞的演绎。温岭是“浙江省戏曲之乡”,也是“越迷之乡”,越剧在温岭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,节目单上,清悠婉转的越剧曲调自然也必不可缺。去年,市委宣传部出品歌曲《我家在东方》,通过对温岭优美景色的深情赞美,对华夏大地上迷人画卷的深情赞美,由衷表达了中国人民在奔向共同富裕路上的愉悦心情。这首温岭“代言曲”,此次也唱响在了友城的舞台上。

  强势“圈粉”,交流互鉴

  “从我唱完第一节开始,一直到演出结束下台,观众的掌声一直在持续,没停过。”这样热情的捧场,给《我家在东方》的演唱者方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在观众席旁,她还结识了一位异国知音。一位中年男子拿着手机,通过翻译软件和方婷交流起歌曲的唱法。“他是音乐爱好者,他说我的这种唱法在韩国从来没听过,觉得很厉害。”对方婷来说,这一次演唱确实和在温岭演唱时很不一样。“韩国的观众听不懂歌词,那我就需要在演唱中从眼神、表情、肢体语言上再进行创作、调整。”方婷说,通过这些调整,可以将歌曲中的欢喜、自豪之感渲染得更甚。

  敦煌舞《伽陵频伽》的演员们穿着飞天服饰,还在台下候场时便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。随着配乐的响起,演员们在舞台上翩然起舞,赢得观众频频点赞。武术表演《武韵太极》和《拂尘》让观众们大开眼界,近距离了解到中国武术的刚柔并济之美。

  经典越剧《梁祝》选段《十八相送》,不仅让观众欣赏到悠扬婉转的唱腔,也让他们感受到中国传统戏剧精美的服化道。“表演一结束,就有很多观众围过来合影。”市文化馆副馆长曹静怡与市教育局的林君芳一起出演《十八相送》,收获了很多个“第一次”。“我是第一次在台上唱越剧,林老师是第一次走出国门表演越剧。”曹静怡说,韩国观众的热情肯定,也让她再一次切身体会到,艺术能打破语言的阻碍,超越时空、跨越国界。

  第一场小舞台表演中,书画配乐是开场节目,除了笛子独奏《水乡船歌》,还有李方富、冯春志在台上挥毫泼墨。随着笛音落下,两位老师将创作的书法卷轴和国画“梅兰竹菊”送给了台下的观众。一时间,这些书画作品引得观众惊叹连连。有几位没有得到书画的观众,在桌子从台上抬下来时,又围了上去,连说带比画地表达着。“虽然我们听不懂,但看懂了他们的所求。”市文化馆工作人员颜超逸说。两位书画老师又爽快地创作了几幅作品,满足“粉丝”要求。“康撒密达!”这一次,大家终于听懂了,这是“谢谢”的意思。

  当唢呐独奏《乡音美》的音调在舞台上空响起,现场的氛围立即到了另一个高潮。“这首曲子有着简单明快的旋律,表达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乐观态度。”演奏者胡帅是温岭市联合艺术学校的唢呐老师,对于现场氛围的带动,他很有经验。演奏到一半,看着台下观众聚精会神的神情,他边演奏边走到台下,和观众来了一次近距离互动,也将欢快之情传递给更多人。

  跨界苦练,全力以赴

  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”成功的演出,必定来之不易。在节目单确定之后,演员们花了近3个月的时间加紧排练,力争以最好的状态展现中国文化精髓。

  “这几个月,真的做梦都在唱。”面对采访,曹静怡直言不讳:很辛苦!“大家都很辛苦,也有很大的压力。”曹静怡是舞蹈专业的,因本次出国交流演出时间紧、任务重,需要考虑到参与人员的年龄、身体健康状况等各方面,人数也有限制,思前想后,她决定亲自上阵,找来老师现学。“表演时的走位、身段动作的表达,都有很高的要求。”曹静怡说,她和林君芳一起练完舞蹈后,化妆也是一大挑战,因为现场大家都要自己动手。越剧表演,演员脸上涂的是油彩,和日常妆完全不同。“学的时候,基本上化一次就要两三个小时,再卸一次妆,一下午的时间就没了。”但回想起来,两人都觉得,这3个月的高强度训练是非常值得的。

  敦煌舞《伽陵频伽》的演员潘林旖是一名医护人员,也是舞蹈爱好者。作为市文化馆舞蹈队的一员,此前她参加过多次演出。“我的舞蹈基础并不扎实,之前表演的都是参与人数比较多的歌伴舞。这次的敦煌舞不仅演员少,舞蹈动作也有着极大的难度,对我来说,太有压力了。”她说,在4名舞蹈演员中,她又是年龄最大的,虚岁已有48岁,但有幸能参与一次出国交流的演出,她又觉得机会难得,倍感荣幸。“家里人都很支持,我就全身心地投入。”潘林旖说,几个月来,上下班开车时,她都循环播放伴奏曲,将每一个节奏牢牢记在心里。

  出发前,潘林旖细心地准备了各种应急药品。“退烧药、感冒药、肠胃药等,几乎能想到的我都备着了。”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,因行李箱里装着演出服等道具,分量不轻,在温岭火车站,她弯腰提箱子时竟不小心闪到了腰。“当时没觉得怎么样,但路上腰伤越来越严重。”到达韩国后,因当地酒店的床垫太软,为缓解腰伤,潘林旖在地板上睡了两晚。候场时,她绑着护腰带,尽量放松肌肉;一上台,她“恢复如初”,就像没事人一样。

  几个月来,在紧张的准备过程中,全体演员都付出了远超往常的努力,感人的故事比比皆是。“这是我们的荣幸,必定要全力以赴。”胡帅既吹唢呐又吹笛子的背后,是他每晚练到10点多才回家的坚持。曹静怡说,这次大家互相鼓励、携手进步,完美地完成了任务,“发扬中国传统文化,传递友好之意,促进两地人文交流互鉴,以文化人、以艺通心,这是我们全体演员坚持的动力,也是这次艺术之约的意义所在。”